主页 > W生活书 >苏绚慧/离不开的不是爱,而是依赖 >


苏绚慧/离不开的不是爱,而是依赖


2020-08-01


文/苏绚慧 图/Shutterstock

苏绚慧/离不开的不是爱,而是依赖

在爱情世界里,只有一个人的独角戏,怎幺也演不出两人的故事。

她,在我面前,停不下眼泪。

即使,她很努力的想开口,却还是无法顺利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我静静的陪她,一起等待她可以开口说话的时刻。

终于,在一声长长的吐气后,她开口说:「他不再回我的讯息,无论我写什幺,他都不回应我了。」才讲完这一句话,她再度流泪了。

我点点头,示意她可以慢慢说。

「我已经尽量克制我自己了,我不想像个疯女人一样,去质问他为什幺这样对我?但他什幺都不说清楚,就对我置之不理,真的让我好受伤。」说到这儿,她委屈的眼泪,又再度溃堤。

她所说的那个「他」,是她交往半年的对象。他们在网路的恋爱社团认识,第一时间便觉得彼此蛮投缘,常常说的话都很能对焦,有时候两人聊得开心,互动热络之际,还曾被其他成员开玩笑:「请考虑这里有其他生物在,好吗?」

于是,没有多久他们就开始私讯聊天,甚至互相给予私人通讯软体,试着以音频传递来熟悉彼此的声音。进展很快,他们几乎一天里可以有数十通留言。这样的互动频率,让她觉得很被重视,也很享受那种一整天都有人问候关心的感觉。

「原来,被在乎被关心的感觉,是这幺好啊!」我记得她这样跟我说过。

于是,不到一个月,他们就决定见面。一个月的联络,那种无所不谈的氛围,让他们都觉得可能上一辈子就认识了,怎幺可以这幺有话聊,彷彿已经相识许久。

见面时,她还有些许害羞,不知该如何把通讯联络时的热络感觉,尽快的在互动中複製出来。倒是他,非常的主动,不仅主动牵起她的手过马路,还时不时靠近她的身体、搂着她的腰,或是搭起她的肩。她虽然有些讶异,倒没有觉得不舒服。她不知道彼此这样是不是就是喜欢,就是爱;喜欢靠近另一个人,喜欢被另一个人靠近。

见面之后,他们就像是热恋中的爱人一样,时常约会,一起逛街、吃饭,假日到郊外走走。而每一次,他都会有更亲密的举动,也有更亲密的要求。他总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对她说:「我是以结婚为前提和你交往的,所以我希望我们不要花太多时间在谈恋爱,在试探彼此,如果你的心意也是如此,那幺不要怕,我们可以有更亲密的接触,探索彼此的身体,也更认识我们更私密的部分。」

她每一次听到他这幺说,脑子总是混乱得糊涂,不懂明明觉得他说的好像是对的,但为什幺自己却又有些迟疑?也不明白,他看起来那幺认真,但自己心里却又莫名的不安?

她就是在这样混乱又不安的情况下来找我的。一个在工作上有接触的人,不算是特别熟识。

基于工作上的合作和认识,工作之余,我抽出一些时间,听她说起这一段关係。

在一开头,她几乎没有办法说明原委,我也总是听得吃力。最后,在我做了一些提问后,才算是有些明白这段关係是怎幺回事儿,而她又是遇到什幺心里的关卡。

对她来说,似乎需要一种保证,保证自己不是被欺骗,对方是真心爱她、重视她。同时,她也想确认,是不是有了性爱的亲密行为之后,对方不会对她始乱终弃,他们真的能往结婚的目标前进?

我很明确的告诉她,我没有神通,无法帮对方给她这样的保证,而所有的关係,都会有一个真相在其中,但时候未到前,我们没有人可以知晓。所以,与其要去对抗不可知的未来,不如好好的面对自己,是什幺让自己如此不安?又是什幺让自己没有办法做出明确的决定和反应?

她终于愿意稍微降低一些焦虑感,思考也感受一下自己的惶惶不安里,究竟在释放什幺讯息。在那一次谈话过后,她说:「我其实觉得现在的我们只是热恋中,我不确定我是否真的认识他了,而他是否也认识我了?我觉得我们还是停留在各自的想像里,而且总是用自己的期待,去希望对方照着自己的意思做。我没有什幺谈感情的经验,所以我希望慢慢来,也觉得在过程中,或许我们会慢慢发现彼此的差异和不同。但对方好像赶进度一样,希望我尽快给出他需要的满足,我很害怕自己其实还没準备好。但若是不跟随他的进度,我担心他会失去耐心,然后放弃我,不要这一段关係了。」

我还是无法给出任何具体性的「答案」,但我表达了我对她处境及遭遇的想法,我可以感受到她很在乎这一段关係,很害怕在关係中被伤害、被抛弃,有着许多焦虑,特别是怕自己后悔,同时也怕自己一旦犯错,而使这段关係失去美好的结局。

我很正经的对她说:「一个人若真的关心你,也在乎你的感受,他会知道你需要的时间和心里的準备。他会和你一起走这个过程,当然也会愿意陪你克服对关係的不安和焦虑。毕竟,如果未来真的要走在一起,像现在这样的冲突和难关,只会更多,不会更少。所以,两人如何一起共度难关,协调出平衡的关係,这样的能力,现在其实已是考验,也多少可以预估出未来的关係模式。难道,你要进入一段关係,是你必须努力赶上对方,而对方只需要自顾自的跑,却不用顾虑你在后头的感受吗?」

那一次简短谈话后,好一阵子,我就没有再听到她跟我提到后来。一直到她再也憋不住了,被对方的闭门羹逼到觉得自己因此要失心疯了,她才又再度询问我可否听她诉说,她真的找不到人说说话。

因为工作上有所接触,我不宜与她建立正式的谘商关係,毕竟谘商关係若建立在双重关係上,就失去某些适当的距离和客观的位置,以聆听及理解她的处境和问题。所以,虽然应允可以谈谈,但我也请她答应,当需要稳定的心理谘商协助时,她会愿意主动寻求其他专业人士,协助处理自己心理的失衡。

所以,我有了机会听到关于她和「他」的后来。

后来的她想了又想,决定要向对方坦承自己内心的不安,以及自己所需要的时间。她心想,也许对方会愿意陪她一起面对,等待她安顿好心中的疑惑,也能肯定她对这一份感情的慎重。于是,她打了一篇长长的讯息,将自己真实的内心话,和期待对方对自己有更多的了解,都完整的说了出来。当然前前后后修改过的次数已数不清。虽然也曾想算了,别传了,但那种有话卡在心头,无法再坦然与对方互动的感觉,终究让她还是决定把话说清楚。

然而,从传出这一篇长长的剖心信之后,对方的态度就变得极度冷淡,不是「是喔」、「嗯」、「知道了」,就是没有回应。就这样,她也感觉到有些生气,若是对方是这样的态度,那自己也不要太积极主动了,或许这段感情就算了。

但撑了几天,她越来越感觉不对,莫名的空洞和焦虑感不断的覆盖她、侵蚀她,就像是她的世界正被一大片黑,吞噬着。而那种黑暗,让她好怕,有着绝望的念头,也止不住对自己感到厌恶。熬不过这种焦虑和厌恶感的折磨,她试着软化自己的态度,开始认错,说自己不对不好,没有考虑他的感受和对这一段感情的在乎,辜负了他、伤害了他。但无论她尝试了哪些不同的说法,对方再也没有回应,并且讯息也不再有「已读」纪录了。

或许,他已将她封锁了,也说不定……

其实,她在告诉我这一些后来的发展时,无法停止的流泪,正是因为她心里明白,这一段感情,已是无疾而终。对方用了没有告别的方式,做了告别。对于这个人来说,不论因为什幺原因,他终究不想要一个彼此都坦然的结束,留下充满困惑和无法捨下的她。

在她终于释放一些满心的委屈和挫折之后,我问她,这一次感情的经验,让她有了什幺样的深刻感触?她想了想,回答我:「我不知道,或许会宁可根本没有开始。原来,有人关怀和照顾之后,当失去时,再回到自己一个人,那种感觉好难受、好痛苦。恨不得赶紧再回到对方身边,不管对方到底要求什幺、期待什幺,只要不要让我再一个人就好。」

我想,我的表情里应该有一丝苦笑。因为我知道,激烈的爱情就如糖、如毒药,没吃过的人,不知道吸引力所在,然而,只要嚐过一口,就会无限怀念、无限渴望,甚至离不开它,宁可失去自己,也千方百计的想再拥有它。

或许我从她的故事,再一次体会到,会轻易离开的,一定不是爱;但渴求着,而离不开的,那也不会是爱,而是依赖。

然而,活在这一个什幺都要求快速绩效的现代,连情感的建立都强调「便利」,不再耐心。那幺,我们能经验到深刻的爱的可能性,想必会越来越少。取而代之的,恐怕是一种快速的爱情,不合即散的关係,和把彼此视为满足空虚的依赖品吧!

关係的建立及靠近,恐怕是未来社会的大难题。

没有为爱付出的準备,而只是想要接收和获取满足,我们终究不可能在爱的关係里。只有一个人的独角戏,怎幺也演不出两人的故事。

活在现代,我不得不说,在两人的爱情故事里,我越来越常看见只有「一」个人的演出。

 本文出自《入夜,拥抱你》麦田出版

 苏绚慧/离不开的不是爱,而是依赖 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